嘉峪关阎瑞槐石油化工服务中心

  • 恬淡(日式)

    姓名:恬淡(日式)

    131

    一梵一凡(新中式)

    姓名:一梵一凡(新中式)

    108

    半岛铁盒(现代北欧)

    姓名:半岛铁盒(现代北欧)

    126

     时光坐标(现代北欧)

    姓名: 时光坐标(现代北欧)

    66

  • 刘雨

    姓名:刘雨

    113

    燕子

    姓名:燕子

    154

    阿杰

    姓名:阿杰

    99

    桃子

    姓名:桃子

    71

产品展示

PRODUCT

    原标题: 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

    最近参加某颁奖礼,黄轩用西北方言和祖峰聊天:“前两天不是还在一起种地嘛,干啥嘛!西装领结都打上了。”听完台下的嘉宾都笑了。

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|山海情|演到

    黄轩说的那部剧,当然是《山海情》。

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

    这大概是少有地让观众不但不想倍速看剧,还嫌不够看的国剧,23集,观众正搬着小板凳看得上瘾,嘴里还在琢磨味儿呢,剧咋就播完了,不够看嘛!得福想想法子嘛!

   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,全剧还剩一集。豆瓣上7万人打分,评分稳稳地停在9.4上,很有可能,年度 分国剧,这就定下来了。

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

 

    集里,黄轩演的得福的一长串广播独白,把剧中的一村村民和看剧的一票观众都给感动了,里面最经典的一句台词是——“人有两头根。”

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演了22集,马得福的“难”,如打地鼠般,刚解决一个下一个又冒出头来。而一直都很难的得福,刚刚过了全剧最难的一道关,也是因为得福的一番话,从涌泉村到闽宁镇,乡亲们没有断掉他们的根,而是把根移到更肥沃的土壤,在那儿再次落地生根。   有观众说,本集编剧已封神,这才叫艺术。还有人说,黄轩演技怎么进步那么大,完全不油腻了?   不油腻了,也就是说,黄轩还是油腻过的,有多油腻,经历过《翻译官》《创业时代》《完美关系》三连击的观众,都有感受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《瞄准》算回血,到了《山海情》,当带着一脸高原红、一身皱巴巴的衣服,一头灰蒙蒙的尘土,一口憨憨的方言的村口二傻子,啊不,是青年乡镇干部得福走出来的时候,虽然“土得掉渣”,但放在全员演技派的剧里还不算显眼。   黄轩演技没任何问题,问题是正午阳光太狠了!把能抓来戏骨全抓来了,张嘉益的老父亲、郭京飞的胡建人、尤勇的村民,有一个算一个,个顶个的能演。   况且马得福看似男一,其实不好演,一群性格鲜明的厉害角色像一颗颗珍珠,需要有一根珠链,把珍珠都串起来,而黄轩扮演的马得福,就是这根珠链。但珍珠熠熠生辉,珠链很可能就是把自己演没了,具体可参照《人民的名义》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但黄轩演的马得福这根珍珠链,越演到后面,越是在大西北的风沙里,发出自己的光来。   但这光,又融在《山海情》的光彩里。过去很多新一代观众一听到“扶贫剧”三个字就会避而远之,就怕只有官话和教条,没有人味儿,但正午阳光孔笙讲出的这个90年代的宁夏闽宁村,从荒漠戈壁变塞上江南的尘土飞扬的故事,却楞是收获了老中青三代观众,不但口碑炸裂,热度还还一路走高。播到最后,所有观众都说,怎么不多整几集。   这部土得掉渣的剧到底凭什么?   某种意义上,看懂了黄轩的演技逆袭,也就看懂了《山海情》。   太土了   许多人起初看到还暂定名为《闽宁镇》的扶贫剧开拍新闻时,哪怕是正午阳光剧,心里依然会打个问号:命题作文能拍出西海固的魂儿来?不会拍成一朵花吧。   结果,第一集张嘉译的一句““你次咧四咧吐成贼样”,让人笑喷的瞬间,观众心里都踏实了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侯鸿亮其实在2019年底才接到的创作任务,高满堂任剧本策划,孔笙拍完《大江大河1》直接进组,一边梳理资料一边创作,对于正午阳光来说,时间很赶。   时间紧,难度大,还是命题作文——什么是“平民化的视角,国际化的表达“,之前没人做过,孔笙必须摸着石头过河。   但就算这么赶,正午阳光还是把队伍直接拉到了宁夏,先采风,再将真实采访和资料相融合,美术、音乐、服化道等技术项也努力还原真实的风土人情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制作踏实了,但能不能讲好一个年代的重大命题,关键还是在于如何讲好“人”的故事。   是人,就得开口说话。   孔笙做的第一个重大决定,就是采用方言拍摄,让它接地气、更贴近生活,更像真实发生的事情,让人相信这些东西,相信发生的这些故事。   事实证明《山海情》的一个大亮点就在于全员说方言。   方言带感,扑面而来就有一种乡土感,而且又很有趣,不会听不懂,越听越上头。   正是这一帧帧画面,一句句乡音,把人直接带回那个年代,也把农村的原生态给表达了出来,故事和人物就显得浑然天成,骨子里都带劲儿。   而热依扎说过,剧组的方言老师,就是黄轩。   黄轩讲起西北话也很有意思,土掉渣的口音从他严肃认真的脸上讲出来,有一种错配的喜感。剧里他饰演青涩的基层干部马得福,平时有点故意板着的端正,讲话时立马变身憨憨的农村娃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  黄轩剧中的脸上就是红彤彤两坨高原红,粗糙,加重了真实感。观众夸演员的服化道都好的就像大西北黄土风沙吹的那么写实。   其实是过誉了,服化道没怎么用劲。   剧是八月开拍,七月份黄轩、热依扎、张嘉益几个主创已经被孔笙抓到宁夏农村体验生活了,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,脸上肌肤那些明显的干燥,自然的粗砺,红印斑痕,都不是化妆化出来的,是风吹日晒晒出来的。《山海情》演到大结局,黄轩终于在孔笙手里找回最好的演技

 

有了一口西北口音和这张脸,额们得福再斜背个包包,微驼一点背,使劲一蹬当年高原上最闪亮的交通工具——自行车,一个带领大家脱贫攻坚的基层村干部就出来了。

《山海情》中大部分角色,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——“土气”。但好在“土”得真实,“土”得可爱。

而引出这些角色的,就是黄轩。

Copyright © 嘉峪关阎瑞槐石油化工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

top
在线客服